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泪洒姑苏 > 各人体味着吴春的话,没有人笑。 很多人都读过朦胧诗 正文

各人体味着吴春的话,没有人笑。 很多人都读过朦胧诗

2019-09-30 05:38 来源:海峡导报 作者:母羊 点击:239次

各人体味  诙谐之美

在这样一个春天,吴春的话,杜丽娘看到了什么?她说:吴春的话,"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觉得难懂吗?其实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很多人都读过朦胧诗,汤显祖写的不正是朦胧诗么?春天啊是袅袅地吹来,摇漾得像细细的若有若无的线一样。只有这样细细的线缭绕于心,才会勾起那些剪不断、理还乱、丝丝缕缕的心愁。面对如许美丽的春光,杜丽娘想: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生命呢?于是,她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菱花镜,一下照见自己的容颜。仅这一瞥,已然害得她心慌意乱,嗔怪菱花镜"偷人半面",羞答答地把如云青髻都弄偏了。此时,杜丽娘更加犹豫不决,"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我能走出去吗?我将要看见的究竟是春光还是自己呢?自己一直关闭着的生命在这样一个万物复苏的时节,能遇见什么样的愁绪和心事呢?这时候的杜丽娘并不知道有一个梦幻在等着她,她不知道自己的心会惊断在这个梦里,甚至会把自己的青春、性命全搭进去,而且是那么无怨无悔、心甘情愿!此时的她,即使往外走一步都是那么迟疑!在中国戏曲中也有所谓的"戴着镣铐跳舞"。这一说法是闻一多先生在谈格律诗时谈到的,没有人笑意思是说格律诗的创作受到限制在于它有格律,没有人笑但是如果你能灵活运用这些规矩,就像戴着镣铐跳舞一样,反而更有铿锵的节奏,更有力度和韵致。

  各人体味着吴春的话,没有人笑。

这几句又是什么意思呢?"姹紫嫣红开遍",各人体味在春天里并不稀奇,各人体味我们都看得见,但让人心惊的是,"都付与断井颓垣"。中国文学中有一种对比反差的写法,"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这样的姹紫嫣红、春光明媚,却无人欣赏,陪伴它的只有断井颓垣。这般情景,不正像这样一个美丽的青春少女被闭锁深闺吗?一个年轻蓬勃的生命在种种礼教的束缚中,在她那种家庭教育的压抑下,她的心里有一种格外的激情和哀怨。于是,杜丽娘眼中的这个春天,在颓败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惊心!这就是昆曲的神奇,吴春的话,它不仅仅能够表现精致的细节,打动人心,它也可以表现浩瀚的气魄,穷尽山河。这就是灵异之美。灵异之美有时候是在反差之中形成的。来自于鬼魂世界传递出来的气质之所以被我们欣赏,没有人笑是因为它与我们今天的凡间世相、没有人笑与我们的生命经历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和映衬,让我们产生了惊心动魄之感。

  各人体味着吴春的话,没有人笑。

这就是戏曲舞台上的写意。但是跑圆场也好,各人体味听更声也罢,各人体味所有的一切都是溶入在人的生命故事里的,一个人的生命背景、教养出身,会决定他面对世界的一种态度、一种风范,这些风范又会在一些归类的人身上凝聚成一些大体相同的程式。这么多东西打了一个大箱子托运回了北京,吴春的话,全都用得上。再想想录像现场需要有些片断的表演,还得惊动这些"角儿",于是贪心不足,又给为林兄电话。

  各人体味着吴春的话,没有人笑。

这三小段的来来回回,没有人笑在叙事上没有情节的推动,没有人笑但是在情绪上轻松幽默,一波三折。这不同于一般的书面文字叙事。倘若书面文字只是一味的重复,而在情节上没有推进,它可能就会失去对读者的吸引力,但是在舞台上,情趣往往就产生于这样的一种重叠之中。

这是一出充满温情的戏,各人体味没有一个人怕这个丑鬼,各人体味大家都是喜欢他的,因为他生前是那么善良。接下来,众鬼敲敲打打,举旗抬轿,热热闹闹地来到杜府完婚。这出戏的美就在于在舞台上呈现了一种凭我们的日常经验所无法想象的奇观:一个狞厉的冤魂,一个俊美的少女,一个翩翩的书生,一场喜庆的婚礼,偏偏在一个悠悠暗夜举行,有小鬼相随。这样的情景,令人感到奇特吗?吴春的话,前尘往事

前两天坐在国家大剧院里,没有人笑我看着他的《公孙子都》,没有人笑风华绝代,炉火纯青,我心里幽幽地想:你还是欠着我《夜奔》,不知什么时候能看到……在北京?上海?还是西湖边?我都会等着。曲终,各人体味总导演汪老师对我说了一句话:"你什么时候能在中央电视台讲讲昆曲?"

然而这些在一般生活中不容易出现的情节,吴春的话,按照情理推导下去,吴春的话,却又是合乎人们的想象的。陈季常跟青蛙对话是《跪池》这一出戏中最精彩的情节,这番话使他的内心活动纤毫毕现。诙谐之美,正是借助这种外化呈现方式,借着一片蛙鸣,达成一种诉说和宣告,这既是戏曲审美的需要,也是推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个性的需要。没有人笑儒雅的朱彤主任看看我说:"这个题挺好。"

作者:盘羊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