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富贵有余 > 拿茶杯。泡茶。孙悦对我很客气,像接待"稀客"。这是警告我:"保持距离!"我真想立即走出去。但我还是坐了下来。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 正文

拿茶杯。泡茶。孙悦对我很客气,像接待"稀客"。这是警告我:"保持距离!"我真想立即走出去。但我还是坐了下来。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

2019-09-30 06:17 来源:海峡导报 作者:妇科 点击:946次

   有些人对唐太宗第一次死后,拿茶杯泡茶很受到阎王礼遇感到不可理解,拿茶杯泡茶阎王为什么怕人王呢。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天上吃的用的都基本上是从人间来,人间相当于天上的殖民地。那么,天上凭什么确保人间给他们送吃的送穿的呢?他们使用的办法是指派人类的管理人员。对神仙来说,做人类的管理人员是一个美差。拿唐太宗来说,单老婆就可以娶几十个。如果不是怕后院起火,也许玉帝也下人间来体验一下生活,自己是天庭的第一把手,却要整天对着王母娘娘这个中年妇女,何苦呢?如果不出意外,能做唐太宗这种人类高级管理员的,基本上在天上也是头面人物。象唐僧,本事是如来的金禅童子转世,百花羞公主是披香殿侍香的玉女,天竺国公主是素娥,可谓往来无白丁,人间的肥缺,都是给天上有头面的人捞了。这样的人,阎王当然对他们很客气。

泾河龙王和袁守诚打赌,孙悦对我很袁守诚说明日辰时布云,孙悦对我很已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当时龙王不信,但他回家后,马上就接到要降雨的圣旨。这个,倒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早已经有人指出,袁守诚的真实身份是天庭特派员,早已经看过有关降雨的内参。 但是,客气,像接下面的事情就有些疑问了。为了赢得袁守诚,客气,像接鲥军师献计行雨差了时辰,少些点数,龙王欣然答应。可见,行雨差了时辰,少些点数并不是违反天条王法的事情,顶多只能算是政府机关人员在执行国家权力中加了小小私货,以前也没有其他龙王因此获罪。否则,不要说泾河龙王不敢顶风作案,就算给鲥军师一个铁罐做胆,他也不敢献这个计:做小兵的,谁敢拿上司的前途性命开玩笑啊。

  拿茶杯。泡茶。孙悦对我很客气,像接待

降雨后,待稀客这是但我还是坐泾河龙王以为赢得了打赌,待稀客这是但我还是坐马上找袁守诚问罪,袁守诚说:你违了玉帝敕旨,改了时辰,克了点数,犯了天条。你在那剐龙台上,恐难免一刀,你还在此骂我?这个就有点怪了,泾河龙王虽然是违规行为,但以前并没有人因为行雨获罪,袁守诚怎么知道泾河龙王就被判处死刑?接着,袁守诚说:你明日午时三刻,该赴人曹官魏征处听斩。这个更是耸人听闻。我们知道,天庭的侦察系统相当落后,很多天庭的公职人员在人间犯案很久了,像奎木狼擅离职守十三年,在人间强逼硬娶,天庭还不知道。看官想想,泾河龙王刚刚违规降雨就来找袁守诚,这时候玉帝应该还不知道泾河龙王搞了小动作,更不要说对他做出什么判决了。可是袁守诚不但知道他已经被判处死刑,而且对他执行死刑的武警队长也被定下来了。这个就像一个城关执法过程中打了一个和他有恩怨的的走鬼,然后有个认识他的观察员对他说:你因为伤害罪已经被判有期徒刑多少年,关闭在xx监狱xx号房。这个也够惊心触目的了。犯罪嫌疑人还没有被捉拿归案,警告我保持距离我真想就不但已经被判处死刑,警告我保持距离我真想而且连执行死刑的武警都定下来的,我估计,这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其他比泾龙龙王严重得多的犯罪分子,比如现行反革命孙悟空、强奸未遂犯罪分子猪八戒,都是先被捉拿归案,然后再判罪的。泾河龙王并不是那些影响极广,危害极大的犯罪子,虽然私下更改了降雨的时辰和点数,但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根本上没有必要从严从速处理。相反,天机不可泄漏,袁守诚屡屡泄漏天机,让人们知道天上的高级秘密,本身就是违法行为,还直接促使泾河龙王案发生,可以说犯罪情节不比泾河龙王轻,影响还要恶劣,不过却无人追究。崔钰私下改了生死簿,让唐太宗生命延长二十年,更是无人知晓。 所以,立即走出去了下我们有理由相信,天庭有些执法人员早已经设下圈套让泾河龙王去钻,他的死刑也已经被内定下来。就算他这次不上当,下次也会中圈套。

  拿茶杯。泡茶。孙悦对我很客气,像接待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拿茶杯泡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个案件,拿茶杯泡茶是要有动机、方法、过程的。如果说泾河龙王案是有人处心积虑策划的一个冤案,方法、过程很明显,但是动机在哪里?泾河龙王出事后,袁守诚告诉他因为犯天条将会被处死,但是可以找唐太宗求情。因为唐太宗是给泾河龙王实行死刑的郐子手的上司。袁守诚给泾河龙王出的主意也是怪,不是是叫泾河龙王去送礼或者伸冤或者逃跑,而是向魏征的上司唐太宗求情。魏征只是个郐子手,就算唐太宗能给泾河龙王向魏征讲情,难道魏征就能这样放过他不行?泾河龙王居然也相信这是可行的,难道天上的郐子手经常做这样的生意?如果是这样,其实犯罪情节就比泾河龙王严重多了。泾河龙王找到了唐太宗,尽管唐太宗答应帮助,但是帮助不力,泾河龙王还是死于非命。结果,泾河龙王找唐太宗的麻烦,导致唐太宗开了一场水陆大会,造成的后果就是唐僧到西天取经。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人在泾河龙王案中获得利益。实际上是不是这样呢?让我们慢慢分析。 我们知道,孙悦对我很所谓的神仙,孙悦对我很其实就是一些掌握先进技术的高级生物。既然是生物,就要象人一样,吃喝拉撒是免不了的。在天上,除了大大小小的官员,还有数不清的天兵天丁。可是天上除了做官的当兵的,却几乎没有做工人的农民的。织女等做的衣服,也许还不够玉帝一家人穿。王母的小农场虽然有几千棵桃树,显然不是天上每个人都能吃的。天蓬元帅怀疑实际是养殖农场的干活,但是一个八万职工的养殖场,要养活这几十万张嘴也很难。那么就有一个疑问:天庭这一干人马,吃的穿的用的从哪里来?

  拿茶杯。泡茶。孙悦对我很客气,像接待

这个其实并不是什么疑问。天上吃的穿的用的,客气,像接当然是人间送的。在这里,客气,像接我们就要明白天上、人间、地下的三层结构。天上活的是神仙,地上活的是人类,地下活的是鬼,是三种不同的生物。其中人间就相当是天庭的殖民地。这个在西游记中早就有所说明:车迟国的三清观里堆满了供养。如来降服他的娘舅大鹏怪,也说:我管四大部洲,无数终生瞻仰,凡做好事,我教他先祭汝口。劝说猪八戒的时候,又说:盖天下四大部洲,瞻吾教者甚多,凡诸佛事,教汝净坛,乃是个有受用的品级,如何不好?意思是说你担任这个职位,保你大吃大喝也不会犯错误。凤仙郡发生了几年大旱,就是因为当地的官员有一次和老婆吵架,把给天庭的供奉推倒喂狗。送皇粮也乱来,此风实在不可长,所以玉帝才大为恼火,让那里几年不降一滴雨水。

平时别人送供奉都是送给玉皇大帝,待稀客这是但我还是坐太上老君等有头有面的神仙的,待稀客这是但我还是坐当然玉皇大帝吃不了这么多,他有相当一部分是给手下的人吃的。既然那些人都吃玉帝给的饭,玉帝理所当然就是他们的老板了。当然,天上的神仙也不是白吃白喝的,他们要为人间作一些事情,比如要风调雨顺,就要派龙王、风婆等作一些技术性的工作。天上占数量最多的是天兵,也许有人说,天上又不是三国混战,要这么多天兵干什么?确实,天上不象人间这样,一会这个国家打那个国家,一会那个国家打这个国家,但并不表明就是天下太平。谁都想像玉皇大帝这样,坐在高高的宝座上收保护费。但是谁有资格收保护费,就是靠实力说话了,这就是所谓的枪杆子出政权,靠的是众多天兵。 在西天路上,警告我保持距离我真想谁是真正的太子党?也许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来的舅舅大鹏怪,警告我保持距离我真想或者玉皇大帝的外甥二郎神,要不然是牛魔王的儿子红孩儿。其实大鹏怪和二郎神,虽然和最高领袖是有亲戚关系,但一直都不怎么得志,尤其是二郎神,可能就是因为出身于高干家庭,结果不可以象猴哥那样,闹出个名堂来。红孩儿出自黑社会世家,小时候习文练武都有个好环境,沾了父母的光是一定的。但是成年后,一直都是自己混,也很难说是真正的太子党。依我看来,唯一说得上是太子党的,应该是泾河龙王的儿子鼍龙,西海龙王的外甥。泾河龙王这家伙是个糊涂蛋,生九个儿子一人一个样,哪怕象猴哥这种对男女关系几乎一窍不通的主,都觉得不对劲,可是他却被别人一句龙生九种,种种不同就蒙过去。如果西海龙王的儿子摩昂也象泾河龙王的儿子那样(据可考的证据,西海龙王的大儿子昂摩是一条龙,三儿子小白龙也是一条龙,并没有一个儿子一个样的),应该不要等到猴哥怀疑,敖顺早就跳起来了:老婆,你生了这么一个杂种,到底是怎么回事?象泾河龙王这种两百五,后来死得不明不白,实在是命苦不能怪政府,运背不能怨社会。不过无论泾河龙王到底是怎么死的,无论他的儿子到底是怎么来的,这帮家伙都是干部家庭出身,注定他们不需要象其他妖精一样,要为一日三餐、衣食住行担心。泾河龙王前面八个儿子,第一个小黄龙,见居淮渎;第二个小骊龙,见住济渎;第三个青背龙,占了江渎;第四个赤髯龙,镇守河渎;第五个徒劳龙,与佛祖司钟;第六个稳兽龙,与神宫镇脊;第七个敬仲龙,与玉帝守擎天华表;第八个蜃龙,在东海龙王敖广处砥据太岳。别人猴哥当初一身武功,被天庭招安置是做了个弼马温。妖精中的幸运儿黑熊怪、多目怪本事也不差,一个只是做了看山员,另一个做了传达员,比起泾河龙王的几个儿子来差远了,真的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老九年龄小一点,还没有到招工招干的年龄,不过有这样的舅舅,应该前途无量,按照敖顺的说法:九个鼍龙,因年幼无甚执事,自旧年才着他居黑水河养性,待成名,别迁调用。成为国家干部,进入第三梯队,只是时间的问题。鼍龙应该和泾河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确确实实继承了泾河龙王的愚蠢。对他这些下基层挂职的高干子弟,按理说黑水河神拍他的马屁也来不切,但是他一到来,就半点面子也不给黑水河神,把他赶出神府,还伤害了河神的不少部下。这样不会混的妖精,如果到别处,一定是混不下去的。但在河中,这家伙有了敖顺这个舅舅,自己又会几路花拳秀腿,大事有西海龙王庇护着,在黑水河的日子里,过得有滋有味。

其实,立即走出去了下鼍龙霸占了黑水河并不要紧,立即走出去了下吃几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事。他的错就错在两点:一事不关心时事,二是不学习历史。唐僧去西天取经,在当时可是天大的新闻。鼍龙只知道吃了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的谣言,对唐僧有什么来头,保护他的人有多厉害,一点都不知晓。如果他肯多学习历史,知道唐僧的徒弟猴哥几百年前就到海中闹过,他的靠山敖顺都不敢得罪猴哥,那根金箍棒也是从海中来的,估计就算给他一个胆,也不敢吃唐僧。所以说,学习历史是多么重要啊。 鼍龙最终的下场是押回西海,拿茶杯泡茶好好地面壁思过。虽然死罪可赦,拿茶杯泡茶但活罪难免,谁叫他让敖顺也几乎下不了台。不过我估计黑水河水神的日子会更不好过,当初鼍龙不把他这个基层干部放在眼里,甚至占了他的房子,他到敖顺那里告状,敖顺根本就不理睬。他利用四两拔千斤的高明手法,到让龙王都头痛的猴哥那里告状,终于重新获得黑水河府。但是,猴哥到底是过客,能庇护他多久?水中的神仙虽然数量不多,地位也不高。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四海龙王一直是和鼍龙有亲戚关系的敖家兄弟把持,敖顺这样的嘴脸,也许猴哥一走,他很快就会让黑水河神明白,在强龙和地头蛇之间,他应该服谁。

在通天河混的金鱼精,孙悦对我很则是猴哥他们在西天路上遇到的第二个妖精。宰相门房七品官,孙悦对我很这家伙,在南海普陀山,连个门房都说不上,不过到了基层,可就牛逼大了。他在通天河,有一大批自己的虾兵蟹将,号称灵感大王,走到哪里都是一阵香风。在领导同志身边混过的人出来做妖精就是不一样,有从领导那里弄到的高级香料。其他在人间自己混出来的妖精,走到哪里都是一阵腥凤,别人一闻就知道这家伙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霸王,跟金鱼精不可同日而语。和其他妖精不同,他根本上不用去打打杀杀偷偷抢抢,吃的穿的用的自然有人送上门来。当地的老百姓对他恭恭敬敬,还给他立了庙宇。为妖如此,夫复何憾? 当然,客气,像接要别人心甘情愿拿猪羊甚至是童男童女祭他,客气,像接金鱼精确实需要有一点能耐才行。按照迟国元会县陈家庄人的说法:他一顿吃了,保我们风调雨顺;若不祭赛,就来降祸生灾。这一点,就不是寻常妖精能做到的。不过说起来,金鱼精这家伙做事就是不够老练,他的灵感大王庙,供桌上放着香花蜡烛,正面只有一个金字牌位,上写灵感大王之神,更无别的神象。如果是黑熊怪或者金毛狲作也让人给自己起一座庙,非摆上一排神位不可:“灵感大王庙”这个金招牌请如来题词,落成之日再求他剪彩,让观音做股东,文殊菩萨做顾问,普贤菩萨做嘉宾,看谁敢来这里撒野。

作者:店铺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