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荃湾区 > "最近在搞些什么呢?"妈妈问姓许的。 最近在搞些纷纷后闪 正文

"最近在搞些什么呢?"妈妈问姓许的。 最近在搞些纷纷后闪

2019-09-30 06:18 来源:海峡导报 作者:百年偕老 点击:730次

  众人听闻,最近在搞些纷纷后闪。队部门口,最近在搞些叶支书弓着个虾米腰,背着手铁青着脸色,一言不发走了进来。院子里即刻鸦雀无声。大家看着叶支书进了会议室。叶支书炕棱上面一蹲,掏出旱烟锅,点上吧嗒吧嗒吸了几口。唤了声屋角的张师说:"你过来。"张师立起来。叶支书上下打量他一遍,道:"看你也是个规矩人,昨黑问你你咋不明说呢?"张师道:"不知你们要我说什么。"叶支书道:"早知道你是来寻歪鸡的,这不早就将你放了吗?论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民兵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考虑社会治安。眼前国家形势这么紧张,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这么猖狂,你作为一个识字人,外圈里耳目灵通,也不是不晓得!"张师不语。叶支书问他:"你本人是搞哪行的?"张师道:"搞工程设计的。"叶支书故做吃惊,道:"是个能人嘛,歪鸡是不是从你学的手?"张师点头。

此后,什么呢妈妈歪鸡的学习更差了。因为他除了没有必要的学习用具之外,什么呢妈妈连一天三顿饭都保证不了了。开始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其间不得不跟上老爸四处奔跑,到最后干脆长期不去了。偶尔想和小伙伴玩耍了,这才溜进教室,不言不喘地坐在后排的角落里,东张张西望望,像是一不留神落脚在此的匆匆过客。老师叫他站起来。他支支吾吾的样子立刻便招来小伙伴们的哄笑。问姓许《骚土》第六十七章 (3)

  

但不管怎么说,最近在搞些歪鸡在一天天长大,最近在搞些向着成人的方向发展。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他从伙伴和男人堆里堪称低俗的谝闲中知道了男人和女人的事情,并且较之于常人对此怀着更加恐惧的想像。接着,他发现在夜里他的裤裆里经常出现一种黏黏糊糊的东西。他恐惧了。他害怕因此而死去。所以很想找个女人,哪怕是聊上一聊,也好排解排解他的恐惧。然他没这个胆量。他留心的是村东一个名叫香莲的女娃。香莲十岁。他不知为什么,一直没下得了手。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什么呢妈妈大害哥从矿上回来了。大害哥的言谈举止和待人接物,什么呢妈妈给他树立了一个豪侠仗义、不近女色的光辉榜样。如果不是大害哥,他保不准便是一个真正的罪犯。大害哥给他和弟兄们讲完了整本的《忠义水浒全传》。他为之振奋,为之落泪。是武松和李逵的英雄故事,使他知道了人活着不仅是为了自己,还应该有着更高的目的,为更多更多的人活着。此所谓大丈夫立世。那期间他曾留意过黑女。但那时他们一班弟兄在大害哥那种崇高激情的感召下,问姓许何人敢谈婚论嫁啊?再说,问姓许按照祖辈传下来的习俗,养活黑女这么大一个女子那是为卖钱。他歪鸡有那么大的能耐吗?没有!他们这班弟兄恐怕除了大义的家境稍好之外,剩下的都是穷光蛋,没有谁花得起这笔钱。这样一来,尽管黑女借着黑蛋的名义,经常厮混在他们中间,与弟兄们疯疯势势地调笑,拽手拉臂玩耍,但大伙儿几乎不约而同地默守着一个规矩,像对待亲妹妹一样照看着黑女。当然还有哑哑。对她们,他们之中没有谁产生过哪怕是一丝的邪念。

  

大害哥杀死了他头脑里的魔鬼,最近在搞些却没能杀死他身体里的魔鬼。这个恶魔从他十八九岁起,最近在搞些每至夜深人静或是春日正暖的时候,便在他的身体里发出嘶厉的号叫。它龇着牙咧着嘴,咀嚼着他年轻的心,他的身体,他的欢乐;它像个顽皮任性的恶少,在他本来洁净的心底里乱踩乱踏,撇下一些使人不堪入目的脏物和垃圾。为此,他的神经总是紧绷绷的,让他一刻也不得轻松。这个魔鬼,压根就不考虑歪鸡是个没妈娃,自小没得到过母爱的温暖且不说,连女性的垂顾和抚慰也少得可怜。歪鸡脾气倔犟,恶魔从来就不管不顾,也许正是因为他倔犟才去折磨他。它使得他站在村人面前可怜巴巴,像个孤苦无依的怪物。在梦里,他经常是狂奔乱跑,却不知道要去哪里;他大声地呼叫着,辽天底下竟没人来回应他。然而,什么呢妈妈就在他被榆泉河的那班刀客围住暴打的时候,什么呢妈妈是黑女从人群中挺身而出,抱住了他。他的脸面贴在她那咚咚跳动的心口和温软的乳窝里时,他震动了。这几乎是他懂事以来第一次被女人搂抱着。尽管他当时首先是感激她的为人,敬佩她的侠义。其后,在他养伤的日子里,也幸亏有了黑女,他的心情才慢慢地好起来。黑女一天天深入到他的心里。他爱听她的声音,爱看她微黑却周正的脸儿,她活泛的腰身和走路的姿态,她灵巧的手和一对匀称的脚。

  

那天上午,问姓许他糊里糊涂搂抱了她。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那样。看到黑女生气地推开他跑掉,问姓许他的心一刹那凉透了。他一面是吃惊,一面是羞愧得无地自容。他想,他做下了世间最最丢人现眼的丑事,再没脸见人了。他想,他在人世间简直是多余的,活着倒不如死。……后来,黑女又走回来了,抱住了他……

这之后,最近在搞些他一面与她做爱,最近在搞些一面感激地哭着。这个可怜的孤儿,可怜的歪鸡,自此才得以真真正正地得到了代表着黄土地的鄢崮村的母性的怀抱,并将他生命的根系和这些贫寒的人们紧紧地连结在了一起。他此时整整二十八周岁。从度过朦胧期待的漫漫长河之后,头一次尝到女人的滋味。在缺娱少乐的鄢崮村,他活得如此清白如此直正,已经是十二分的难得了。歪鸡也曾自问过他自己该不该这样。但他觉得他没错。他真的是出于爱才这样。黑女,是众所周知的苦命的女子,多年来一直被武成老汉当成卖来卖去的牲口。什么呢妈妈《骚土》第六十七章 (3)

但不管怎么说,问姓许歪鸡在一天天长大,问姓许向着成人的方向发展。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他从伙伴和男人堆里堪称低俗的谝闲中知道了男人和女人的事情,并且较之于常人对此怀着更加恐惧的想像。接着,他发现在夜里他的裤裆里经常出现一种黏黏糊糊的东西。他恐惧了。他害怕因此而死去。所以很想找个女人,哪怕是聊上一聊,也好排解排解他的恐惧。然他没这个胆量。他留心的是村东一个名叫香莲的女娃。香莲十岁。他不知为什么,一直没下得了手。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最近在搞些大害哥从矿上回来了。大害哥的言谈举止和待人接物,最近在搞些给他树立了一个豪侠仗义、不近女色的光辉榜样。如果不是大害哥,他保不准便是一个真正的罪犯。大害哥给他和弟兄们讲完了整本的《忠义水浒全传》。他为之振奋,为之落泪。是武松和李逵的英雄故事,使他知道了人活着不仅是为了自己,还应该有着更高的目的,为更多更多的人活着。此所谓大丈夫立世。

那期间他曾留意过黑女。但那时他们一班弟兄在大害哥那种崇高激情的感召下,什么呢妈妈何人敢谈婚论嫁啊?再说,什么呢妈妈按照祖辈传下来的习俗,养活黑女这么大一个女子那是为卖钱。他歪鸡有那么大的能耐吗?没有!他们这班弟兄恐怕除了大义的家境稍好之外,剩下的都是穷光蛋,没有谁花得起这笔钱。这样一来,尽管黑女借着黑蛋的名义,经常厮混在他们中间,与弟兄们疯疯势势地调笑,拽手拉臂玩耍,但大伙儿几乎不约而同地默守着一个规矩,像对待亲妹妹一样照看着黑女。当然还有哑哑。对她们,他们之中没有谁产生过哪怕是一丝的邪念。大害哥杀死了他头脑里的魔鬼,问姓许却没能杀死他身体里的魔鬼。这个恶魔从他十八九岁起,问姓许每至夜深人静或是春日正暖的时候,便在他的身体里发出嘶厉的号叫。它龇着牙咧着嘴,咀嚼着他年轻的心,他的身体,他的欢乐;它像个顽皮任性的恶少,在他本来洁净的心底里乱踩乱踏,撇下一些使人不堪入目的脏物和垃圾。为此,他的神经总是紧绷绷的,让他一刻也不得轻松。这个魔鬼,压根就不考虑歪鸡是个没妈娃,自小没得到过母爱的温暖且不说,连女性的垂顾和抚慰也少得可怜。歪鸡脾气倔犟,恶魔从来就不管不顾,也许正是因为他倔犟才去折磨他。它使得他站在村人面前可怜巴巴,像个孤苦无依的怪物。在梦里,他经常是狂奔乱跑,却不知道要去哪里;他大声地呼叫着,辽天底下竟没人来回应他。

作者:天道酬勤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