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鲣鱼 > 人家一家人该坐在电视机前了吧?我和妈妈却面对墙壁。要是爸爸在的话......啊,爸爸! 人家一家人当然是唐僧 正文

人家一家人该坐在电视机前了吧?我和妈妈却面对墙壁。要是爸爸在的话......啊,爸爸! 人家一家人当然是唐僧

2019-09-30 04:42 来源:海峡导报 作者:制卡 点击:169次

   取经团长好办,人家一家人当然是唐僧。虽然说是公开选拔,人家一家人但也要尊重领导的意见。否则,后果很严重。说不定一不小心,取经团长就壮烈牺牲了(君不见,原来有好几班去取经的人马,都叫沙和尚给吃了。当然,老沙十有八九是被别人当枪的),让大家瞎忙一场。唐僧虽然业务能力一般,但是阶级立场明确,是团长的不二人选。团长已经确定,副团长也好办。六耳猕猴武功高强,能力超群,根正苗红,不像猴哥那样有案底,做副团长可谓众望所归。另外,观音多半会推荐,黑熊怪是个好青年,好学上进,尊重领导,应该给这样的年轻人一个机会。

三妖仙求雨,该坐在电视更显示他们不同寻常的社会关系。如果不是猴哥不出面阻止,该坐在电视他们就降雨成功了。龙王为什么听他们的话?据说他们懂一种叫五雷法的咒语。在这里,有必要弄清楚五雷咒是什么。有人说是红头文件(实际上是口头传达的)。这当然不可能是红头文件,如果是红头文件,就算猴哥给龙王做胆,龙王也不一定敢公然不执行,三个妖仙当然可以降雨成功。三个妖仙要求降雨,龙王不太敢违抗,但是结果龙王违抗了,也没有直接后果,所以说五雷咒不是红头文件。依我看来,五雷咒相当于有关部门的批示或者介绍信之类的东西,上天的命令则相当于批文。严格地说,批示并没有法律效力。不过,五雷咒这样的批示虽然不是五大钱庄即见即兑的硬通货,一般来说,别人都会给一些面子,往往能办成事。当然,多大的面子办多大的事情,如果不是面子大的领导乱做批示,底下部门可能并不买账。所以,寻常道观的咒语可能作用就不大。 说到咒语,机前了吧我在这里就多说两句。有些人不了解神仙的机构职能,机前了吧我就进行恶意推测,往往会得出令人啼笑皆非的结论。比如说,有人这样讽刺:念经能超度,难道阎王怕和尚?烧钱能赎罪,分明菩萨是赃官。说这话的人,根本不了解天庭、西天和地府之间错综复杂的微妙关系,就来胡说一通。其实和尚替人念经,只是向地府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我们是西天的门下,请你放过某人一马。人情留一线,日后好见面。一般来说,地府是要给一点面子的。这面子并不是给和尚,而是给西天领导的,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说的就是这个道理,阎王怕和尚根本无从说起,和尚和地府之间也没有直接的经济往来。当然,和尚收到雇主的钱,一部分用来孝敬西天,西天则有可能拿出部分逢年过节给地府送送礼或者搞搞赞助,那是题外话。至于说菩萨是赃官,更是一派胡言。人们在阳间犯罪,到阴间受到清算,菩萨并不是主管领导。就算菩萨有心学雷锋,替别人说情,怎么能不花一点钱呢?不要以为自己的级别高就可以乱来,参照深圳市城管和街道城管的冲突,哪怕你是上级,如果不管是碗里的锅里的,见到就想吃一口,别人一定会打你没商量。

  人家一家人该坐在电视机前了吧?我和妈妈却面对墙壁。要是爸爸在的话......啊,爸爸!

现在我们看看这三位妖精弄到的介绍信,和妈妈却面龙王都要掂量一下。在决定帮助猴哥后,和妈妈却面还要猴哥开口才把羊力大仙的冷龙拿走。龙王在这两派斗争中一直首鼠两端,不敢乱下赌注,可见给这三个妖精开介绍信的人不简单。能开出龙王也不敢怠慢的介绍信的单位,天底下也没有几家。再看三位妖精平时和哪个单位联系的,就可以一目了然了。 也许,对墙壁要这三位妖精只要通过猴哥考试,对墙壁要就可以捧起兜率宫的铁饭碗了,但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对于几个遵纪守法的妖精,在人间混得凤生水起,也不会妨碍谁。可惜,为了到官场走一趟,连性命都丢了。因为这三个妖精还不是编制内的公务员,他们死后也没有家属上访叫冤。兜率宫也不愿意承担相关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一了百了。不过他们这样的做法,冷了天下多少英雄的心,也难怪太上老君这一派系日渐式微。中国的河流,爸爸在的话大多都是从西流向东。唐僧到西天取经,爸爸在的话则是从东走向西,他们的行程和绝大多数河流成为平行线。所以,尽管他们走了十万八千里路,也没有跨过几条河。不过也幸亏如此,要不然猴哥就头大了。这没有什么奇怪,古代因为航运业不发达,向来都不重视发展水军。就算是在水泊梁山,四面环水,水军的头领都不多,地位也不高。唐僧的徒弟,猪八戒是天蓬元帅,沙僧也在流沙河混过不少时间,三兄弟中就有两个会水,表面上看,他们在水中的力量很强。但是仔细分析,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八戒的所谓天蓬元帅,早就有人考证出,其实是天河养殖场的场长。沙僧原来也是陆地上的将领,后来被发配到流沙河进行劳动改造,连吃饭都成问题,当然不会好好练习水上功夫了。看他们两人的表现,也是在陆地上的表现比水中表现好一些,猴哥更是个旱鸭子。因为水中力量薄弱,每次过河,如果碰到妖怪,都要去求人才能解决。也因为猴哥得水性不佳,结果他失去了很多了解水中实情、隐情、甚至是冤情的机会。

  人家一家人该坐在电视机前了吧?我和妈妈却面对墙壁。要是爸爸在的话......啊,爸爸!

猴哥他们第一次过河,啊,爸爸是在蛇盘山鹰愁涧。在这里,啊,爸爸猴哥收服了白龙马。鹰愁涧的水神是个乖巧的人,他化装成船夫,送猴哥师徒过河。过河之后,唐僧拿出几文钱做过渡费,水神当然不敢收。等水神走后,猴哥说风凉话:师父休致意了。你不认得他?他是此涧里的水神。不曾来接得我老孙,老孙还要打他哩。只如今免打就彀了他的,怎敢要钱! 看来,人家一家人水神是俏眉眼做给瞎子看,人家一家人感情投资一点效果都没有。其实,猴哥这样的态度也很不应该,别人怎么说都是想和他拉好关系,而不是怕打而来送他过河,要不然这个水神根本就不需要拍他的马屁,别人惹不起还跑不起吗?猴哥的作风,使他在山神、土地等基层干部中口碑极差,盘丝洞的土地就背后说他一生好吃没钱酒,偏打老年人。

  人家一家人该坐在电视机前了吧?我和妈妈却面对墙壁。要是爸爸在的话......啊,爸爸!

蛇盘山鹰愁涧的水神是热脸贴在猴哥的冷屁股上,该坐在电视不过和其他水神相比,他也算是幸运的了。

在黑水河混的鼍龙,机前了吧我算是猴哥他们在西天路上遇到的第一个河里妖精(当然,机前了吧我白龙马、沙和尚在取经之前,其实也是在河里妖精的干活。但是别人既然已经参加革命工作,就应该既往不咎了)。 人参果因为少,和妈妈却面因为形状怪异,和妈妈却面本身就是难得的东西,极具市场价值。但是经过这样一番炒作,外行看热闹,内行的人难免觉得有些搞笑。这使我想起章克标先生,这位先生可谓经历风雨,是个资深人士。本来他的经历就是一份宝贵的财富,却不甘心就这样平淡地写出来,到老了,还要搞个百岁老人征婚。

镇元大仙这样做本来也不算错,对墙壁要可惜,对墙壁要他认准唐僧是潜力股,却不知道唐僧的三个徒弟是什么东西,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哥仨是买一送三的垃圾股。结果,因为吃不到人参果,猴哥就跑去偷,后来又因为不认帐恼羞成怒,结果把人参树都给毁了。这镇元大仙可恼了,抓到唐僧师徒四人,又绑又打甚至拿猴哥下油锅,极尽酷刑。有人说,镇元大仙的暴行连法西斯也叹不如,作为一个老同志,他看到人参果树被毁掉后,应该宽宏大度地对猴哥说:一棵树算什么,不要为这些身外之物伤害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不赞同这种说法,镇元大仙靠什么和王母娘娘等天上神仙联络感情,靠什么结识唐僧这是后起之秀?靠的就是这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过三千年才成熟的人参果。过去等九千年,还能等到三十个人参果,现在连树都没有了,镇元大仙真的是寡妇死了儿子,没指望了,怎么能不恼羞成怒呢?老同志毕竟是老同志,经验丰富。尽管他开始不太了解猴哥,但看到他采用下油锅也奈何不了猴哥后,知道猴哥也是和潜力股,马上转颜换色,用手搀着猴哥道:我也知道你的本事,我也闻得你的英名。听到猴哥说可以还他一棵活树,竟然说:你若有此神通,医得活树,我与你八拜为交,结为兄弟。这就有点搞笑了,要知道镇元大仙是地仙之祖,不知道几千几万岁,猴哥顶多也就是千来岁。一棵人参果树竟然让一位德高望重的同志和猴哥成为忘年之交,好一个地仙之祖,在我看来怎么像老顽童周伯通。结果,猴哥求观音把人参果树就活之后,镇元大仙真的和猴哥成为了结拜兄弟。不过可能猴哥也觉得,他这个结拜含金量不高,后来不但有什么困难,从来不会找这位把兄,还再也没有探望过这位把兄。反正,结拜之后,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奔你的阳关大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再也没有了来往。我想。经历了这件事后,镇元大仙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人参果育一棵小苗。天下仅此一棵当然是奇货可居,但是如果这棵树有了三长两短,就什么都完了。 太上老君也是一位老同志,爸爸在的话也许比较会混,也许凭着年龄小一点,是一个还在天庭担任具体职务的老同志,主持着兜率宫的工作。

按理说,啊,爸爸姜是老的辣,啊,爸爸兜率宫由他来打理应该放心得了,偏偏闹出了一个小乱子。猴哥因为王母娘娘不请他参加蟠桃宴,一气之下去瑶池偷吃酒喝,醉得一塌糊涂,就闯到兜率宫来了。来了一个醉汉,也不是什么大事。偏偏那天太上老君和燃灯古佛在三层高阁朱陵丹台上交流经验,兜率宫里的所有人员都去听讲了。猴哥闯进兜率宫,把他炼的金丹拿出来,像吃炒豆一样全部吃了。出了这个差错,其实和太上老君做事也有关。别人镇元大仙带队去听原始天尊的讲座,还留下两个徒弟看门。他太上老君却这么不注意保安工作。他和燃等古佛交流经验,叫些人旁听也就算了,但是把看门的、烧火的、炼丹的一股脑叫去帮听,这明显就是讲排场。幸亏来的只是一个醉汉,如果来的是偷取秘密资料的或者是投毒的特务,也许整个兜率宫都让别人灭了。 太上老君只是损失了一些丹,人家一家人也说不上很大的事情,人家一家人重新炼过就行了嘛。不过他这丹也是准备用来联络感情的,事关他的前途,为什么会闹出这个乱子来,他根本上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就跑去玉皇大帝那里告状:老道宫中,炼了些九转金丹,侍候陛下做丹元大会,不齐被贼偷走,特启陛下知之。说了一串好像非常无辜的话,就把自己保安工作根本没有做轻描淡写掩饰过去了。

作者:舞蹈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